聆沙

偶尔码字 偶尔瞎画

背后(速成,黑历史

背后[阴暗灵异向/短篇/FIN]

(一)

雨越下越大了。


和田趿拉着人字拖慢吞吞地走下楼梯,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停下来,抬头看了看天空。灰蒙蒙的没有任何色彩,像是冬天惨死在街头的流浪猫死气沉沉的眼睛,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
和田叹了口气,撑开伞走出了屋檐的庇护。走出小区前她习惯性的再逃生楼梯下的猫窝前俯下身,用旧报纸和纸箱搭建起来的猫窝已经空了,曾经住在那里的几只猫咪都已经不在了,只剩下板块啃过的鸡骨头散发着腐烂的味道。


和田踩着水坑一步步向前挪着。她记得受她照料的几只猫咪中有一只叫翡翠的,毛色纯黑的小猫,一对绿色的眸子温润澄澈,每次看到她出...

很久以前的随笔

【文练】千本樱 


文中的“她”就是我,不用第一人称是因为不想显得太矫情【←已经很矫情了好吗!


春天是一个容易伤感的季节。

她这样想着的时候,窗外的樱花正开得绚烂。


>>彼岸


冬天彻底过去之前,她未曾正视过离别。


不是没有想象过自己离开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。对着窗外的冷风发呆的时候,她依稀看到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行走在异国街道的样子。梦一样轰轰烈烈却不甚真实的饯行,心有不舍却嬉皮笑脸说着拜拜的道别,接踵而来的会是新鲜而充实的忙碌和梦寐以求的自由——彼时的...

そら

一.


牢房。


高高的墙壁矗立在牢房的周围,带着莫名的威仪俯视着牢房中的女孩。在高耸的墙壁外面,一线澄澈的蓝色安静地悬在遥不可及的地方,冷漠却亲切。


她就抱膝坐在那里,抬头望着那一线碧蓝,不知望了多久。


二.


她安静得有些不同寻常。


没有哭闹没有抱怨。她倾听着别人的绝望,客气地回应着,却从来不说她自己。


牢房里的人乐得有这样一个垃圾桶。她是心死了,还是真的不在乎,谁知道呢。


三.


“吃饭了。”...


双生

CHAPTER1

【伊若】

第一次遇到伊然的时候,是在一个槐花盛开的初夏。


“这是你的书吗。”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站在树下,阳光投下细碎的影子,在她的裙袂不断摇曳。她扬着脸,高高地举着一本有些泛黄的书,没有抬手挡住阳光,她的眼睛微微眯起,好看的弧度后面,是一泓藏不住的清澈目光。


“我叫伊然,你呢。”


我像往常一样坐在树枝上荡着双脚,不知怎么的,一直紧紧抿着的嘴唇划起一道弧线,干涩的嘴唇被突然的表情变化扯了扯,生疼。


这种感觉,真是久违了呢。


“我叫伊若。”


我不叫伊若。我知道。她不会...

© 聆沙 | Powered by LOFTER